南京同仁堂小儿灸被曝无批准文号 微商代理充当医师

南京同仁堂小儿灸被曝无批准文号 微商代理充当医师
2018-02-20 01:08 中国经营报
标签:高等动物 文岭镇

  代理销售充当医师 南京同仁堂“网红”产品微商模式存风险

  魏婕,李未来

  “不打针不吃药,一撕一贴就能治病”,在2017年末的流感季中,一款名为“小儿灸”的微商产品在朋友圈中走红。然而,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查询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发现,“小儿灸”没有批准文号,既非药品,也非医疗器械。该产品由一些既非执业医师也非执业药师的微商销售,他们自称“育儿师”,引导家长形成“小儿灸既是药品又是保健品”的认知。

  据了解,“小儿灸”为南京同仁堂子公司国医馆的产品,由浙江恩普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恩普”)负责经销。恩普联合发起人郭懿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如果申请国药准字,就不能在线上销售,而且存在医患纠纷的风险,不申请批号可以规避风险。

  临沂市人民医院儿科主治医师张勤良表示,这种产品只是起辅助作用,并不能代替药物,流感、腹泻还是得看医生,避免耽误病情。

  宣称“可替代药品”

  “小儿灸”包括“腹泻灸”“止咳灸”“感冒灸”等多种产品,以“感冒灸”为例,图片广告上和说明书上称其为儿童感冒外用灸贴,针对6个月以上儿童由感冒引起的鼻塞、流涕、咽喉肿痛不适等症状起保健作用。

  但是在微商的宣传中,小儿灸相当于非口服药,“孩子感冒、咳嗽、发烧、腹泻不用去医院,在家自己轻松搞定。”此外,微商还会分析孩子病情,帮助家长做出诊断并给出治疗建议。比如“宝贝发烧怎么办?感冒灸+清天河水=完美退烧”,突出其治疗功效。在他们朋友圈发布的广告中,会主要突出“去医院意味着输液、滥用抗生素、花冤枉钱”“打针吃药孩子受罪”的主题,宣扬“小儿灸”和“艾灸贴”是可让人们远离抗生素的绿色医疗。

  然而记者采访多名使用者发现,该产品效果并不明显,一名使用者表示,微商告诉她,孩子发烧到37度时贴上“感冒灸”就能起到控制体温的作用,但是她给孩子用过后,发现体温依然升高,用过几次后觉得没有效果就不用了。

  记者在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的“药品类”中查询“小儿灸”后发现,“小儿灸”既不属于药品,也不属于医疗器械。“小儿灸”的生产厂家河南康之美日化有限公司将其归为洗浴、身体护理品,包装上只有产品标准,没有产品批号,并在标准最后说明“小儿灸目前尚无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”。

  除“小儿灸”外,南京同仁堂国医馆还有另一款产品“艾灸贴”也属类似情况。根据宣传,“南京同仁堂艾灸贴能应对多种顽疾,从头到脚帮你解除病痛折磨,颈椎病、肩周炎、虚寒咳嗽、胃脘疼痛、腰肌劳损、宫寒痛经、老寒腿、滑膜炎……”这款产品由湖北蕲艾堂科技有限公司生产,包装上同样没有生产批号。

  “小儿灸”和艾灸贴的生产厂家分别在河南和湖北,记者致电了两地的食药监局,河南省食药监局表示,这类跨界产品的界定很笼统,说成药品或医疗器械都行,在政策上也很模糊。而湖北省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的答复是,原则上应该将艾灸贴纳入医疗器械类管理,但是如果厂家把它当成工业品卖,不申请医疗器械批号,器械处也无法监管。

  2017年4月,武汉市食药监局发布严重违法广告监测,其中“艾灸贴”的生产厂家湖北蕲艾堂科技有限公司赫然在列,共有49次严重违法记录,违法表现均为使用医疗用语进行推销,宣称产品具有疾病治疗功能。

  郭懿民称,灸贴属于“保健百货”,在线上销售不需要产品批号。如果申请“械”字号和国药准字,就不能在线上销售,而且存在医患纠纷的风险。“所以我们就选择了可以个人对个人流通的执行标准,这样就可以规避医药管理局的有关规定,避免出现和工商以及医药相关的问题。”

  中国健康产业促进会副理事长、广东省现代健康产业研究院院长张咏表示,灸贴的理论依据只是古方或民间验方,缺少医学上的临床试验。他在多次参观过艾叶种植基地后发现,艾叶里有农药残留,因此不排除灸贴里的草药会有毒副作用的可能,如果不做毒理和副作用方面的验证,可能会对幼儿及成人的健康造成影响。

  依靠代理层层销售

  “小儿灸”和“艾灸贴”主要通过微商形式传播,记者和微商交谈发现,购买者级别不同,产品价格有很大差异。艾灸贴的线上零售价是128元/盒,专柜价是198元/盒,但是联合创始人级别的提货价却低至48元,最低价和最高价的差价为150元,差距为4倍多。小儿灸一盒6贴,零售价格是150元,创始人级别的提货价是55元,最低价和最高价的差价为95元,差距将近3倍。

  据微商介绍,南京同仁堂“艾灸贴”于2016年11月左右开始销售,“小儿灸”于2017年11月开始销售。目前两个产品达到创始人级别的有600人左右。根据恩普的公开资料显示,艾灸贴上线半年后,代理人数过万,用户数量超过百万。

  虽然级别越高,拿货越便宜,拿到下级的分红也越多,但是恩普对于代理的业绩也有严格的考核。以小儿灸为例,如果创始人及总裁连续两个月未达到考核业绩,会受到降级的惩罚。此外,为了严格控价,小儿灸的创始人级别以及艾灸贴的联合创始人级别代理需要缴纳2000元保证金,如果低于公司规定价格销售,就会被取消代理资格。

  同时,微商也会劝说使用者加入代理队伍,声称“一边贴一边卖,既能带来健康,又能月入过万”。张咏表示,微商基本上都是多层次销售,消费者和顾客分不开,和传销很像。

  一名代理告诉记者,自己一个月能卖120盒左右的小儿灸,两箱(共80盒)的艾灸贴,月收入约为两万元,有的代理一天就能卖出1万元的营业额。

  至于销售渠道,恩普也会有内部培训。负责培训的讲师会告诉代理,“小儿灸”的主要渠道是母婴店、水孕馆、幼儿园、早教中心、旅游公司、服装店等场所。2018-02-20,恩普的“爱熙团队”还在幼儿园内摆摊设点,“为家长普及绿色医疗的概念和推拿手法”。

  对此,张咏分析称,如果宣称灸贴或推拿有治疗作用,或许存在耽误儿童治疗的风险。此外,从业人员如果没有医学知识,经过短期培训就上岗操作,会产生更大的风险。

  将“小儿灸”作为掘金利器

  南京同仁堂在小儿灸的公开宣传资料中称,以大健康行业为背景的“小儿灸”,是紧跟市场潮流,发掘财富的利器。

  2015年5月,南京同仁堂召开了战略发展研讨会,公司副总经理兼营销公司总经理罗时璋提出,要打造南京同仁堂“传统中药,特色中药,大健康产品”三大系列产品群,实现五年30个亿,十年100个亿的营销战略目标。

  从2016年11月起,南京同仁堂便与和恩普达成合作,由恩普负责大健康产品的微商代理和经销。2018年1月底,国医馆总经理余仙灵在首届私董会上表示,后期还将进一步扩大通过电商销售的品类,锁定儿童和女性客户,预计2023年销售额将达到50亿元。

  对此,郭懿民告诉记者:“这只是南京同仁堂医药有限公司自己的目标,我们的目标比这个还大,我们现在打算以儿童灸为切入点,开展小儿推拿百城千店项目,整个大健康的规划远不止50亿。”

  2017年4月,南京同仁堂国医馆和浙江恩普联合成立了全国运营中心,8个月后,浙江恩普总部搬到国医馆内办公,负责大健康类产品的经销和财务结算。郭懿民表示,恩普和南京同仁堂现在完完全全是一家人。

  南京同仁堂与微商的密切关系引发了业内人士的质疑。据业内人士介绍,目前南京同仁堂的品牌输出较为混乱,保健品厂商只要给钱或分成,就能用南京同仁堂的品牌,但是公司内部根本没有监管体系,甚至南京同仁堂还会和对方签一份协议,如果出了问题由品牌购买者自己负责,免去自己作为授权方的责任。

  事实上,微商模式在大健康产业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根据《2016-2020年中国微商行业全景调研与发展战略研究报告》,美妆产品、农特产品、母婴孕产品以及大健康产品占据着微商主要市场份额,其中大健康产品的市场占有份额正逐步提升。记者梳理发现,2015年大健康产品在微商产品中占9.4%, 2016年药企纷纷与微商合作,广东省营养健康产业协会的1100余家会员企业中,已有90%涉水电商和微商。

责任编辑:关海丰

同仁堂 小儿灸 艾灸贴

热门推荐

收起
新浪财经公众号
新浪财经公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finance)

Array
Array

股市直播

  • 图文直播间
  • 视频直播间